孙权为为何要打合肥,孙权坐拥扬州和交州,为何还要破坏联盟而拿下荆州呢?


时间:

公元200年,29岁的鲁肃向刚刚接手江东年仅19岁孙权,提出江东集团的战略发展规划,也就是着名的“榻上对”,比诸葛亮的隆中对早了7年。

鲁肃提出:汉室不可兴,要想成就一番事业,首先要据江东,防备曹操,同时积极向西边发展,攻打黄祖,讨伐刘表,进而统一长江流域,与北方的曹操划江而治,待相机成熟,再一举北上,进而统一天下。

19岁的孙权刚刚接手江东时,地盘不过四郡,兵马不过万余,外有曹操虎视眈眈,内有宗室叛敌、山越叛乱、江东世族蠢蠢欲动,无论孙权是否明白鲁肃的战略,当务之急是称稳定江东。



从200年到208年,孙权的战略就是稳定江东,征山越、招贤才、抚世族,孙权一直做的很好,不难稳定了江南局势,而且攻占了江夏郡大部分地盘,杀了太守黄祖。

208年7月,曹操南下荆州,孙权此时的战略就变成了联刘搞曹,孙权是个有雄心壮志的人,之所以不愿意听从张昭的投降建议,是因为孙权有着一颗年轻且极富野心的志向。

赤壁之战,曹操战败,但依然是最强大的敌人,联合刘备共抗曹操,依然是孙权的国策,尤其是在鲁肃的支持下,更是如此,不仅将自已的妹妹嫁给刘备,而且还将荆州的南郡借给刘备,目的不言而喻,让刘备去抵抗北方的曹操在荆州的压力。



当时孙权领导下的江东集团,有几个发展方向:

一是向西边发展,西边是荆州、益州,自从孙权将荆州南郡借给刘备后 ,向西边发展已经变成不可能;

二是向南发展,南边是交州,孙权在赤壁之战后的第二年,已经挥师南进,夺取了交州,势力达到南海;

三是向北发展,北边是曹魏的地盘,是淮南、合肥。孙权在赤壁之战后的第三年,在淮南前线修建了石头城和濡须坞,以防备曹魏进攻,同时在公元213年与214年,两次与曹魏在淮南交战,进展不大。

公元215年,刘备夺取益州,孙权讨要荆州,双方一度剑拔弩张,由于曹操征汉中,导致刘备迅速与孙权议和,割让湘水东边的长沙、桂阳两郡,孙权向西边发展的战略同时展开。与此同时曾经的盟友,也开始出现裂隙。



孙权19岁就听了鲁肃的战略规划,为江东的发展提供了蓝图,孙权也一直与鲁肃的战略大致吻合,直到鲁肃的去世,成为江东集团的战略转折点。

失去战略规划大师鲁肃的孙权,一时显得无所适从,面临战略是北伐曹魏还是西进荆州的问题,孙权很纠结,直到孙权与吕蒙的建议不谋而合,于是,江东集团的战略优先选择了西进荆州,也就是夺取荆州。

论武力,孙权不敢面对关羽,于是乘关羽北伐襄樊期间,偷袭荆州,斩杀关羽,与刘备彻底决裂,孙权之所以会破坏结盟,而偷袭盟友,夺其地盘,原因就是江东集团的发展战略决定,全据荆州,伺机西进夺取益州,一举消灭刘备集团,与曹魏划江而治,实现当年鲁肃的规划。

这就是孙权不惜破坏联盟,也要夺取荆州的原因。

深圳股哥/文

孙权之所以坐拥扬州,是靠孙权父兄打拼下来;交州也是孙权通过武力威胁、士燮识时务主动归附而来,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赤壁大战之后,按照孙权和刘备双方的口头协议,为了给刘备一个立足之地,东吴将荆州之地“借”给刘备。后来刘备得了益州,理应归还荆州所借之地,但是刘备没有履约。因为刘备所借之地位置太过重要,所以孙权一定要拿回来。趁着关羽发动襄樊之战,并在曹操的配合之下,孙权从背后成功袭取荆州。要说破坏孙刘联盟,其实是刘备首先破坏,孙权出于无奈只得用武力来拿。

孙权深知鲁肃是坚决主张不屈服于曹操的,因此鲁肃主张孙刘联盟对抗曹操。但是天下纷争而东吴内部山越未平的这个严峻现实,迫使孙权不能不这么做。他正想把鲁肃召来好好交谈一下,鲁肃却病逝了。鲁肃生前倡导孙刘两家联盟,因此一直与荆州关羽保持良好的关系。而鲁肃一死,东吴西部边防就成了问题,以后和关羽打交道不可不慎重。鲁肃在世之时,经常以曹操威胁尚存,劝孙权和关羽互相协防,同仇敌忾,共同对付曹操,千万不要和关羽把关系搞僵了。鲁肃在处理东吴和荆州邻界区域一些边事摩擦纠纷的时候,他从维护孙刘联盟这个大局出发,对关羽适当作些让步,尽量保持双方友好的关系,你好我好大家好。尽管孙权对鲁肃过于迁就关羽的做法有些不尽赞同,但连年与曹操交兵,西边边境能够保持安定的局面,总的来说,他还是非常满意的。

吕蒙出于对关羽的了解和认识,从确保江东的战略出发,他不仅多次向鲁肃出计献策图谋荆州,而且更直接向孙权陈述他的主张。早在孙权迁都建业的那一年,孙权因建业靠近徐州,顿萌欲取徐州之意,以此私下征求吕蒙的意见。吕蒙认为徐州的守兵不足道,只要东吴敢进攻,拿下徐州是不成问题的。但是徐州与中原的交通很方便,正是曹操骑兵的用武之地。因此,吕蒙对孙权说:“主公今日得徐州,十天之后曹操的骑兵就来相争了,即便以七、八万人防守,都也令人担优。”吕蒙之所以这么提醒孙权,是认为吴国目前的兵力尚不足以向北与曹魏逐鹿中原,况且他知道在北方车骑之地,来自江南的士兵根本占不了什么便宜。所以吕蒙当时趁机建议孙权:“与其进取徐州,不如收复荆州,图取关羽,全据长江,形势益张,东西相连,易于防守。”这当然是充分发挥东吴的水军优势以争荆州,而且可以全占长江——这可是孙权确保江东以争衡天下、势在必行的战略目标。所以,当听了吕蒙的建议之后,孙权非常赞同。

其实最早向孙权提出“竟长江所极”,“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”这个江东发展战略的正是鲁肃。所不同的是,鲁肃在《吴中对策》中向孙权提出这个全据长江、进图天下的战略时,是向刘表手中夺取荆州,而这时吕蒙向孙权提出全占长江却是从刘备手中夺占荆州。显然,这是因时而异了。况且鲁肃在赤壁战前从抗拒曹操的大势出发提出了孙、刘结盟的主张,赤壁大战之后直到去世之前,他始终不渝地坚持和维护这个同盟,甚至不惜对关羽作一些必要的让步。不难看出,鲁肃之所以这么做,是他死死盯住曹操不放。在鲁肃看来,只有孙、刘结盟才能抗得住兵势强大的曹操。因此孙刘两家结盟,这对吴蜀双方来说都是极为有利的。显然鲁肃的眼光是着眼于未来,因此看得更长远一些。而吕蒙着眼于现实,比较急功近利一些。吕蒙在明知与曹操争之不得其利的情况下,他在建议孙权筑濡须坞防备曹操之后,力劝孙权谋取荆州之地。

而孙权却也正因他对吕蒙这个人的心思非常了解,因此担心在鲁肃死之后,若马上就让吕蒙接替鲁肃,一旦吕蒙与关羽一言不合、双方争斗起来,则形势未必对东吴更有利。况且这一年他向曹操请降,目的是为了腾出手来解决内部山越这个腹心之患。要真是刚与曹操讲和,吴、蜀之间再起战事,则可能出现内患未除、外争不息的局面,这岂不是让东吴再次陷入全面危险的境地了吗?以孙权之智,他何尝不明白这一点。所以在鲁肃死后,孙权并没有立即任用吕蒙而以名士严畯来接替鲁肃。这正是他在动了一番脑筋之后,慎重作出的决定。严畯却不甚了解孙权的这一番苦心。他实事求是地以自己不习军事为理由,诚恳地向孙权辞职。这一年孙权在陆逊讨伐山越取得重大胜利之后,又忽然得知刘备进兵与曹操争汉中的消息。这个消息引起了孙权对荆州的关注。孙权任命严畯接替鲁肃的职位,本来就是一种过渡性的安排,现在荆州周边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,这一回孙权下定决心,任命吕蒙代替严畯出镇陆口。不过孙权特别嘱咐吕蒙,凡事还是要谨镇,不可贸然行事。

吕蒙还是能够拎得清形势,他尽量在表面上和关羽搞好关系。当吕蒙刚到达陆口的时候,他对关羽百般的感谢,表示愿意与之结好。然而,在吕蒙出镇陆口到刘备打下汉中的两年之间,吕蒙仍不断和孙权讨论荆州问题。吕蒙认为关羽乃当世之枭雄,素有兼并之野心,目前表面上相安无事的局面不会维持多久。与其让关羽先来进攻我们,不如东吴先发制人,主动出击。吕蒙秘密地向孙权献策说:“要是收复荆州,命征虏将军孙皎守在南郡江陵,而以鄱璋驻防白帝,再令蒋钦率游兵万人循江上下,策应各方,我吕蒙为主公前据襄阳,要是造成这种局面,何忧于曹操!何赖于关羽!”孙权听了之后,精神大为振奋。吕蒙进而劝谏孙权说:“关羽君臣靠使用欺诈的手腕,反复无常,千万不可把他们当心腹看待。现在关羽之所以不敢向东边来打我们,是因为主公圣明,吕蒙等尚在。今若不趁我们都还强壮时把荆州收回,一旦我们都死去了,就再也不能为主公效力了。”孙权被吕蒙对他的这一片忠心所感动,同意采纳吕蒙的策略。